乔治

来自光环中文百科

乔治(Jorge)

“我们应当赞誉他,他那无尽的勇气,我们将视他为贵族的战斗精神。”


Noble小队的墓志铭

(顺便一句,每个人的墓志铭都是这种格式,视他为贵族的XXX)

乔治-052准尉,斯巴达二期的突击兵隶属于UNSC海军特种作战部,特种作战组第三部。在2552年致远星沦陷时,作为Noble5 在Noble小队中抵抗到底。

简介

“卡特可能是小队的领队,而乔治才是小队中直面呼吸着死亡威胁的家伙。没有人能与乔治抗衡”


在选择角色开火声效时的角色描述。

乔治,2511年3月5日出生于致远星上的Pálháza(翻译不能,原谅)和其他所有斯巴达的童年一样

在252年,改造手术,乔治成功通过

致远星沦陷

乔治,Noble5,很高兴能再一次看到他回家。但是致远星的沦陷已经迫在眉睫,这些任务还会测试他身上最后那一丝一毫的力量。”


凯瑟琳.哈尔西

乔治隶属于Noble小队,重武器专精,也是队伍里唯一一个斯巴达-II期战士。

在致远星沦陷前夕,Noble小队的任务是调查维谢格拉德(Visegrád)继电器,只是发现了入侵的星盟部队,建立致远星防御,渗透星盟重要据点和通讯中心。在星盟开始不断入侵后,Noble小队被分散开在致远星球表面各地抵御星盟,包括反攻被星盟占领的军刀基地,突击星盟设置的未知用途的尖塔代号one。

维尼耶战役后,破坏的尖塔让星盟超级航母出现,被视为极大的威胁。小队决定执行上钩拳计划;运用YSS-1000“军刀”-级星际战机将临时准备的跃迁空间引擎炸弹送到超级航母,错误操作使整个星盟战舰破裂。再经过厄本.霍兰德上校授权后,小队们杀回到了被围困的基地,协助UNSC部队清剿了星盟乔治和Noble -六登上了军刀,上了太空后加入了天苑四防御舰队队列。

在与UNSC舰队会合后,军刀小队帮助赶走了星盟的入侵力量,并与UNSC萨凡纳号一起征用了一艘星盟护卫舰。萨凡纳号吸引着星盟护卫舰的活力,帮助登舰的六号争取了控制船只的时间,虽然在夺舰时分,萨凡纳号不幸被毁,但是乔治所搭载的鹈鹕号顺利登舰,在少数陆战队和两名斯巴达的努力下。成功将这艘正在返回超级航母补给燃料的舰只变成了,运送炸弹的快递。在接近的过程中,乔治发现,他们不能乘坐着军刀号之身离开,在鹈鹕号穿越交火地区时,鹈鹕号收到了损坏,已经不能带着他们飞了,跃迁引擎的定时启动装置也发生了故障,唯一的办法就是手动启动。

“叫他们把这个也算上。”

---乔治对六号说的遗言

乔治决定只有自己留下启动跃迁发生器,即便这会搭上自己的性命。他将自己的狗牌塞进六号的手中,并就这样将六号提起扔出了飞船。他对六号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告诉他们把这个也算上。”在六号离飞船足够远后,乔治启动了发生器,在超级航母的中间开启了一个跃迁空洞,将整艘船撕成了两段。上钩拳计划,获得了成功,但代价是乔治的生命

特质与个性

“这是个多愁善感的大家伙”

---埃米尔-A239

乔治是Noble小队行动最多的家伙了,如果不的这么多,那么Noble队可能要向对抗星盟那样对着人类们了。他经常作出自己的决定,用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告诉自己规则,也用这种声音谴责分裂者和独立份子。他也展现了对平民的关怀和同情;一个明显的拥有罕见特质的斯巴达战士。他也表面自己的家乡就是致远星,保护这里就像是他天生的使命。

像所有的斯巴达-II一样,乔治拥有近30多年的活动纪律在任务报告中,没有任何拖延,打破,失败的记录。他那漫长的军旅生涯还被描述为“能鼓舞在他身边的人”和“坚如磐石”。这都能证明他是一名真正的斯巴达战士,也证明了他的行为和优势赢得所有士兵的尊重。根据霍兰德上校所说,乔治还是个优秀的纸牌玩家。

乔治还会说匈牙利语,他在游戏中展现过他的匈牙利语(早期到致远星的殖民者是匈牙利人得后裔)。而且他还这样说过:“A nevem Jorge”(我的名字是乔治)。这也说明他是出生在致远星的,乔治的家乡是致远星的Pálháza,一座建立在致远星上正宗的匈牙利城市。

装备

乔治带的是雷神锤马克IV掷弹兵头盔,膝盖和胸部部件用的是雷神锤马克V的掷弹兵系列。

掷弹兵盔甲在左肩,EVA肩甲在右肩,UA./护腕片加装在他两个前臂护甲上。他的主武器经常选择是M247H重机枪。哈尔西博士曾近对乔治自己电镀改装雷神锤盔甲发表了写意见。

其它

  • 乔治比约翰-117大两岁
  • 少数是军官的斯巴达
  • 乔治的声优也在萨蒂的故事中出现,帮艾德森博士配音
  • 和科特一样,是唯一两个涉及三期计划的斯巴达。
  • Noble小队内似乎有着计杀敌数的小比赛存在。(那么乔治赢定了)
  • 乔治的血型写在他的左胸甲上侧B+,这和ODST会在肩甲上写上这些医疗记录一样。
  • 乔治和埃米尔似乎有些过节,在寒冬告急的最后,埃米尔称乔治忘了自己是谁,并在乔治告诉卡特那个女孩需要些心理帮助后讽刺道:“她不是唯一一个。”这句话也许在说在场的斯巴达们和自己,也许单指乔治乔治在埃米尔开嘲讽后给了个他要他命的眼神。然而,在新亚历山大城,六号将乔治的狗牌交给埃米尔时,埃米尔回答:“你留着它们,他将这个交给了你(举起了自己的弯刀),我有我自己的方式来向他致敬。”其实这也表明了埃米尔并不是讨厌乔治,也希望乔治能活下来与他继续战斗和斗气。事实上,在之后埃米尔用轨道炮摧毁星盟载具时高喊这是为了卡特和乔治表示他内心真的很在乎朝夕相处的队友的。

在加入Noble队这短暂的时间中,乔治和六号似乎建立了良好的友谊,在军刀基地最后,乔治走进六号开始了用颇为亲近的口气开始对话。六号在乔治死后也表示了感伤,以自己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