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特·特里威廉

来自光环中文百科
科特·特里威廉
个人简历
出生地 Mira, Circumstance
出生日期 2511年10月19日
死亡日期 2552年11月3日(41岁)
种族 人类
性别
身高 41岁时穿着SPI护甲时“接近两米半高”
发色 棕色
瞳色 淡褐色
政治及军事性息
隶属 UNSC海军,海军特战部,斯巴达二期计划
军衔 少校
服役编号 S-051

科特(Kurt)

  • 斯巴达编号:Spartan-051
  • 出生日期:2511
  • 种族:人类
  • 性别:男
  • 所属阵营:UNSC
  • 军衔:少校(奥星的幽灵结束的时候)
  • 特殊技能:训练指导官,综合指挥能力,对危险异常灵敏的第六感
  • 参加战斗:Chi Ceti,Jericho战役等等
  • 级别:一级(2525年)

简介

科特·安部罗斯恐怕是斯巴达二期战士中最特殊的一位。他不但有名还有姓,而且军衔是少校,比斯巴达最高指挥官,士官长,足足高出4个级别。他虽然参加过许许多多的战斗,但是并未参加致远星保卫战和地球保卫战等等这些关系到人类生死存亡的大战。事实上,在第四本小说奥星幽灵出版之前,我们甚至不知道斯巴达战士中还有科特-051这么一号人。

科特长着棕色的头发,淡褐色的眼睛。一般来说,斯巴达战士即使是对战友也保持一种冷淡的距离感,大致是因为常年训练和战争环境不允许过多的感情流露。我们可以把斯巴达战士看作一个整体,他们分享一种沉默寡言坚强冷漠的"集体性格"。这并不是说斯巴达战士不关心别人,恰恰相反,斯巴达战士往往把队友的生命看得比自己还重要。但是,他们很少表达,很少去接近别人。但科特是个例外。他很开朗,喜欢和人交朋友,他会花出额外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自己的队友。这样的个性让其他斯巴达战士队员多少有些不自在,他们不太习惯这种"过分"的关注。

除了这个比较特殊的性格,科特是个优秀的斯巴达指挥官。在训练的时候,他几乎是"习惯性"的被门德兹指派为绿队的小队长。(约翰是蓝队队长,弗雷德是红队队长)。他的领导才能在斯巴达三期计划中得到彻底的发挥。跟士官长弗雷德的战术领导才能不同的是,科特具有宏观的战略领导能力。他能够统筹安排一个计划,考虑各个相关方面,合理利用人才和资源,并且逐步监督计划的最终实施。

同时,科特有一种"闻到危险"的特殊才能。如果什么地方不对劲或者可能是个陷阱,科特总是最先有感觉。如果抛开所谓的"第六感"不谈,这种感觉到危险的能力说明科特对细节的注重已经融入骨髓。他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细节并且进行分析,有的时候他虽然无法明确的指出到底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往往这样的感觉就能让自己和队友躲开危险。

在加入斯巴达三期计划之后,科特(像其他的斯巴达指挥官一样)对自己的属下产生近乎于亲情的责任感。他把斯巴达三期战士的生死看得太重。在得到阿尔法连全军覆没的消息之后,科特几乎悲痛到无法自持。他把阿尔法连的损失完全归咎于自己,他认为是他辜负了那些孩子们,给他们的训练不够完善,没能为他们争取到更好的盔甲,没能警告他们战场上所能遇到的问题……他在这点上和哈尔茜博士惊人的相似,两个人都用主格"我的"来形容自己培养的战士,对于哈尔茜博士来说,斯巴达二期战士是"她的斯巴达";对于科特来说,斯巴达三期战士也同样是"他的"。

科特小的时候可能并不很出众,尤其是在约翰,山姆和凯莉这样的人比较之下。他和其他斯巴达战士一样,幼年被哈尔茜博士(aka,邪恶的老巫婆)劫持,在致远星接受斯巴达培训。他经常被门德兹选为绿队的小队长。2531年萨姆在Chi Ceti战斗中阵亡,于是科特被调入蓝色小队补缺。一开始,大家都不太喜欢这个变动,尤其是跟萨姆感情很深的约翰以及凯莉。当然,科特不同于其他斯巴达战士的开朗个性也让人不习惯。但是在新希望营一战中,科特察觉到陷阱并成功的救出被困的小队成员为他赢得了约翰等人的信任。

此后不久,科特所在的小队被派往一个废弃空间站调查一台损坏的肖恩·藤川断层跃迁引擎。这样的调查任务交给斯巴达精英去做本身就不太正常,但是任务下达他们只能听命。在调查过程中,科特的盔甲突然间因为超光速引擎的影响出了毛病,他落入引擎所创造的超光速空间中,大家都以为他阵亡,官方的记录则列为"失踪"。事实上,整个调查任务都是安克森上校策划好为了劫持科特,并让他加入斯巴达三期计划。在所有斯巴达战士中,安克森唯独看中科特恐怕是因为科特的统筹能力,对细节的关注,以及强大的责任心吧。

为了让科特更好的领导斯巴达三期计划,安克森给了他一个"安布罗斯"的姓氏和中尉的军衔。从此,科特从斯巴达-051变成科特·安布罗斯中尉,领导门德兹高级士官监督斯巴达三期计划。他在奥星上建立了培训基地,从训练课程到饮食起居,事无巨细的监督每一个环节。他的第一批学员是497名4-6岁,"自愿"参加计划的幼童。大致和科特开始训练的年纪一样。但是跟科特以及其他斯巴达二期战士不同的是,这些孩子的基因和潜力良莠不齐,而且无一例外的具有很强的攻击性。在497名候选人中,最终300人成为斯巴达三期,阿尔法连的战士。他们仅仅接受了5年的训练就在2536年投入战斗,大多数战士还是11,2岁的孩子。阿尔法连参与了许多危险的战斗,但因为斯巴达三期计划必须严格保密,他们的成功(同时也是科特的成功)永远也不可能像斯巴达二期战士那样得到公众的承认。阿尔法连在2537年的普罗米修斯行动中全军覆没。

阿尔法连的悲剧对科特打击很大。但是因为阿尔法连的成功,斯巴达三期计划得到了很多的资金,于是科特留在奥星训练新的一批战士。这一次同样是从418名候选人中选出300名组成贝塔连。科特认为阿尔法连在战斗的危急时刻失去了小组协作能力,于是他决定在接下来的贝塔连训练中强调这项能力。他认为贝塔连在训练上要比阿尔法连优秀很多,但仍旧无法改变斯巴达三期战士最终的命运。斯巴达三期计划的目标就是要以较少的资金,较短的时间培养执行自杀性任务的特别士兵。这一点,无论科特怎么训练也无法改变任务本身高危险的性质。贝塔连在2545年的鱼雷行动中几乎重演阿尔法连的命运,只有汤姆和露西两个人幸存,露西在任务中受刺激太重,一生再也没有开口说话。

在经历两次打击之后,科特决定不管什么手段,合法或者不合法,只要能够增加他的斯巴达战士在战场上存活的可能性,他就愿意尝试。于是在培训伽玛连的时候,科特在生物改造的药物中加入了改变脑前叶神经传导的突变原009762-OO(违禁药物)。这种药物会极大的增强一个人的进攻性,力量,持久力,以及疼痛耐受力。它能够让人在极端情况下保持行动力,不会像常人那样进入休克状态。但是副作用也很严重,这种药物让人失去理性思维和战术计划能力。他们必须不但服用另外两种药物缓和009762-OO的副作用。与此同时,科特因为斯巴达三期战士的成功逐步被提升为少校。

伽玛连并没有投入战斗,致远星和光环等等一系列事件在伽玛连培训的最后阶段相继发生。奥星的先行者遗迹因为士官长启动第一号光环而被触发。训练基地被殿堂守卫摧毁,幸存者不得不转入边打边逃的游击战状态。科特在加入战斗的时候,选择了斯巴达三期战士的SPI战甲,而不是斯巴达二期战士的雷神战甲。虽然雷神战甲提供更好的保护,但是科特认为自己士斯巴达三期战士的一员,所以不愿意因为雷神战甲而破坏跟三期战士的合作与认同。在这个时候,科特已经不再是斯巴达二期战士,而是斯巴达三期战士并为此感到自豪。在科特凯莉等人会面的时候,凯莉曾经问他,这些穿着盔甲的战士到底是什么人。科特回答说:"你没看出来吗?我很失望……他们是斯巴达战士啊。"

劫持凯莉前往奥星哈尔茜博士,被胡德统帅派来增援的弗雷德小队跟科特门德兹,汤姆,露西,以及剩下的伽玛小队汇合。虽然科特发觉哈尔茜博士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他在情势所逼之下不得不按照博士的建议前往奥星的核心控制室。他的计划是前往控制室,拿到先行者科技资料,然后跟前来增援的舰队联络,逃离奥星。但是,人类军舰被星盟舰队摧毁,他们的退路也被同样追寻先行者科技的星盟军队阻断。逃进奥星核心的"盾世界" 似乎是唯一的选择。科特在战斗过程中受重伤,肝破裂大出血,到最后完全靠毅力和盔甲内的凝伤胶才能够行动。

他命令所有人跳进盾世界,自己带着两枚核弹头守着入口。他把弗雷德提升为中尉,并把自己的名字列入"失踪"名单。在入口关闭之后,科特启动了核弹,爆炸力把整个奥星表面炸开,露出星球的真正面目——一个由无数殿堂守卫组成的星球。殿堂守卫一起开火炸毁了星盟舰队。

科特临死的时候,对进攻的精英领袖说:"死?你不知道吗? 斯巴达永远不会死。"

人物评价

科特是Halo故事中很特殊的一个人,不仅仅是因为他不同于其他斯巴达战士的经历,更因为作品在他的心理活动上花了较多的笔墨。虽然约翰是光环的主角,但是我们几乎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而其他的主要角色,比如弗雷德或者凯莉,更多的叙述性的描述“某人在某地干了什么”。作者只是从旁观者的角度描述了这些人的战斗事迹。而科特,我们看到他对战友的关心,看到他对斯巴达三期战士的爱护和责任感,以及后来他的小战士们阵亡之后他经历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我们看到他选择了SPI战甲,而不是“雷神战甲”。

这个举动当然可以说是科特为了强调斯巴达三期战士的认同感和协作精神,但从战术和逻辑上来说,是个失败的决策。因为在那样危机的情况下,他个人的战斗力越强,整体的幸存可能性就越大。尤其是他作为指挥官更要尽可能的保证自己即使是在最艰难最危险的情况下也要尽量保持对局势的控制力。但是,作为科特来说,他在感情上已经不再把自己看作斯巴达二期战士,而是希望能够作为斯巴达三期战士上战场战斗。也许,看着两批自己亲手训练的小孩子全数阵亡,他不止一次的想到“如果我当时在场就好了。。。” 科特把所有阵亡的斯巴达三期士兵看成是自己的失误,而奥星出现的情况则给了他一个“以性命赎罪”的机会。

有没有可能科特在潜意识中已经感到自己大概活不过这一劫所以才会选择SPI盔甲,希望能够作为一个斯巴达三期战士战死呢?科特是否早就明白哈尔茜博士并非想要去拿先行者的科技,而是尽量多救一些战士?科特最后也算是死得其所吧。

其它

  • 安克森给科特的名字安布罗斯(Ambrose)可能来自于拉丁文Ambrosius,和希腊文的Ambrosios,意为“不朽的,永生的”。安克森选择这个名字也许是指斯巴达战士永远不可能“阵亡”。Ambrose也可能来自于早期的基督教圣人,米兰大主教。Ambrose也有可能来自于美国作家Ambrose Bierce,魔鬼字典的作者。
  • 本文来源:http://www.xbox-skyer.com/showthread.php?t=182506&p=1784079#post1784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