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詹姆斯·科尔

来自光环中文百科

迈克尔·詹姆斯·科尔

普雷斯顿·杰里米亚·科尔的哥哥。

与普雷斯顿·杰里米亚·科尔的书信往来

普雷斯顿·杰里米亚·科尔(UNSC服役编号:00814-13094-BQ)寄予其兄迈克尔·詹姆斯·科尔(平民识别ID#:9081-613-7122-P)的私人函件

  • 军历2501年9月4日

迈克尔:

我们一直试图在寻找发现“好战之徒”号逃匿之后所留下的蛛丝马迹,尽管这场猫捉老鼠的追捕游戏已经跨越了五个星系,但是至今我们却仍然还是一无所获。虽然我们并没有如愿同好战之徒号再次狭路相逢,但是同叛军舰队的小规模交锋却愈发频繁起来,戈耳工号先后击沉了两艘叛军旗下的轻型巡洋舰以及一艘贸易联盟所属的武装掠夺船,而这些信手拈来的小小胜利,经过█████████竟然成为出现在公共媒体头条——所谓“意义重大的战略性胜利”。

以上这些肺腑之言我仅仅只会对你一人而讲,迈克尔,倘若我将包含如此之多敏感内容的信件寄予他人,定会被军情局的监察官员修改涂抹如同斑马一般面目全非(军情局正式保密协定中规定,凡涉及机密情报之书信内容,一律涂黑,所以信件远看如同“斑马”一般)。我非常确定,同时很高兴军情局无时无刻不在监视我们的家人,阅读过滤我们往来的信件……偶尔也会在审核你我通信信件的过程之中,稍稍放宽“涂改抹黑”的标准。

我想我们都已经是深谐此道。

这场未被传颂的平叛之战让我和我手下的男女船员们感到身心俱疲,戈耳工号已经得到上级批准,暂时停靠在御夫座拉姆达星系之中的远地殖民属地“鸟巢”星球进行修整,同时养精蓄锐,以备来日再同好战之徒号决一死战。

这里很美……假如再配上有如俄亥俄州一样令人心旷神怡的红色沙滩,这里的美几乎能够同我们的故乡来相提并论。这里也许就是戈耳工号最为理想中意的修整基地。

我仍然非常想念孩子们和茵娜,虽然自从茵娜执意签署离婚协议距今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六个月,但是过去两年之中所发生的一切对我来所,仍然可以称得上一场不折不扣的噩梦。最为令我心痛的则是,我已经太久没有收到孩子们温情洋溢的来信。我虽然依旧从不间断的给孩子们寄去问候的信函,但是我想茵娜并不想要这个并不称职的“父亲”再次唐突地出现在孩子们的生活当中,她肯定早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些信件全部焚毁。

请给孩子们带去我最最真挚的问候,请告诉孩子们我爱他们。

——普雷斯顿

(摘录) 普雷斯顿·杰里米亚·科尔(UNSC服役编号:00814-13094-BQ)寄予其兄迈克尔·詹姆斯·科尔(平民识别ID#:9081-613-7122-P)的私人函件

  • 军历2502年3月12日

我已经和拉瑞就戈耳工号上的核聚变反应堆的运行原理进行过多次讨论(你还记得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吗?就是那个我在信中曾经有所提及,那名拥有沙滩酒吧的美丽女子?坦白来讲,这个取得了核物理工程学博士学位,然而却不远万里,毅然决然来到远地殖民地开起酒吧的奇女子,正是我所中意喜欢的绝佳类型)。

我们的谈论并不涉及牵涉战舰内部构造的机密情报,仅仅只是一些普通等离子物理学的讨论与交流而已,然而拉瑞,竟然略略一算,就得出一条能够提高战舰引擎输出功率百分之五的天才构想。

我想我们一直以来都太过低估这群远赴远地殖民星球进行开拓建设的拓荒者们了。

等到一切安置妥当之后,你和茉莉应该抽出时间来到这里,亲眼看看这里令人目瞪口呆的壮丽美景,我并不是想要劝说你们离开我们家族世代相守的农场——仅仅只是希望你们也一同有幸目睹这里旷世难寻的奇景而已。

(摘录)

普雷斯顿·杰里米亚·科尔(UNSC服役编号:00814-13094-BQ)寄予其兄迈克尔·詹姆斯·科尔(平民识别ID#:9081-613-7122-P)的私人函件

  • 军历2502年5月28日

发生在御夫座五车二星系的小规模冲突令我们损失惨重,出人意料的伤亡惨重——共有三十二名男女士官在同叛军的交战之中不幸身亡。叛乱势力韬光养晦,沉寂良久后发动的血腥袭击令我倍感震惊——就在不久前,我甚至还认为他们早已彻底丧失独立作乱的野心与妄想。

总部设于致远星上的最高司令部已经批准了我所递交的休假申请,在经历漫漫征程之后,我和我的船员终于得到了为期一月的修整假期。司令部里的那些家伙没有任何理由拒绝我所递交的申请,戈耳工号在之前同叛军的作战之中受损严重,确实需要一段时间乖乖待在太空站中加紧维修。

我要重新回到鸟巢星去,只要在那我才能够彻底远离一切不安于烦恼。我要静静地陪伴在拉瑞身旁,安安心心地享受这一段来之不易的美好时光。

世界如此浮躁。

我却如此美妙。

普雷斯顿·杰里米亚·科尔(UNSC服役编号:00814-13094-BQ)寄予其兄迈克尔·詹姆斯·科尔(平民识别ID#:9081-613-7122-P)的私人函件

  • 军历2502年11月9日

我们结婚了,迈克尔,婚礼仪式相关的照片和视频我也已经另存附件,一同发送与你。

我很抱歉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这个出人意料的天大喜讯(也许你很久以前就已经料想到这一切终将发生,哈?)我们的婚礼仪式庄严而有朴素,在当地教堂牧师的见证和祝福之下,我们喜结连理。

拉瑞非常开心,还有,她怀孕了。

上帝啊,这是有生以来我所度过最为幸福的一段时光,也许,就在这里,我终于找到了自己人生之中的第二个真爱。

我们的婚礼甚至连让那些常年盘踞在大熊座θ星系的叛军也终于开始冷静下来(笑),他们开始尝试同政府进行协商谈判,真心希望一切噩梦都能够就此画上句号。

普雷斯顿·杰里米亚·科尔(UNSC服役编号:00814-13094-BQ)寄予其兄迈克尔·詹姆斯·科尔(平民识别ID#:9081-613-7122-P)的私人函件

  • 军历2503年7月6日

……好了,最后一点,迈克尔,为了以防万一,我想还是有必要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字不落的告知于你。

斯坦福斯的判断没错。

我回到我们位于鸟巢行星上的新婚寓所,但是那里已经是人去楼空。拉瑞走了,同时带走了房间之中属于自己的所有物品——她只留下了一张便条。纸条上面印着两年前,戈耳工号同好战之徒号一番恶战之后的通讯信息文本。拉瑞怎么会知道这些?

拉瑞用红笔在其中的一段话下加上了着重符号:普雷斯顿,你果然是名不虚传,看起来这次我们两人恰好是棋逢对手呢。假如有朝一日你选择退出现役,兴许还有机会投靠真正考虑人民福祉,维护星系和平的正义力量。

这是拉瑞给我留下的唯一留念,迈克尔,她就是好战之徒上的叛军舰长。

而我自始至终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难道她接近我仅仅只是为了套出于已有利的机密情报?这说不通,我从未和她探讨过任何涉及“机密”的敏感话题。更令我琢磨不透的则是,自从我们在鸟巢行星之上的酒吧邂逅之后,大熊座θ星系的叛军活动几近绝灭。

难道拉瑞果真是一名间谍?那这两年之中我又一直在扮演何种角色?仅仅只是一名厌倦杀戮,堕入爱河的战舰舰长吗?

我必须找到一切一切的答案,迈克尔,我必须找到她。

——普雷斯顿

其它